• <td id="o2oqo"><noscript id="o2oqo"></noscript></td>

    媒體視角

    網站首頁     媒體視角     正文

    【福建日報】馬克思主義學院董立功:魯迅、羅揚才師生間的革命交往

    發布時間:2022-07-19  瀏覽次數:


    在福建革命史上,羅揚才絕對稱得上是一面旗幟。1905年,他生于廣東省大埔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21年3月,從漳州第二師范學校轉入集美學校師范部第五組(文史地系)。1924年9月,又考入廈門大學預科(文教法科)。1925年12月畢業后,升入廈門大學教育系。

    羅揚才在廈大校園里一共生活了兩年零六個月。正是這段在廈大求學的日子,使得羅揚才得以結識在廈大教書的魯迅。

    鼓勵“做好事之徒”

    1926年9月,為了躲避北洋軍閥的迫害,魯迅南下來到廈門大學教書。從1926年9月4日到1927年1月16日,魯迅在廈門一共停留了一百三十五天。這一百多天,恰恰也是羅揚才在廈大師生中宣傳革命主張、發展革命力量步步深入的時候。

    魯迅任廈大文科系教授和國學院教授,他的到來在青年學生中引起強烈的反響,也給了當時的廈大學生自治會主席羅揚才以莫大的鼓舞。羅揚才對先生的硬骨頭精神很是欽佩,他旁聽先生的課,并與之面對面交流。魯迅在授課時流露出的革命思想,與羅揚才的政治觀點不謀而合。羅揚才便根據黨組織的指示,不時登門拜訪魯迅先生,爭取他對廈門工人運動和學生運動的直接支持。

    1926年10月14日,魯迅在廈門大學周會上發表了他來廈后的第一場演講,號召青年要做改革社會的“好事之徒”。他說:“我以為,今日的中國,這種好事之徒卻不妨多,因為社會的一切事物,就是要有好事的人,然后才能推陳出新,日漸發達?!?/p>

    羅揚才正是演講中所說的“好事之徒”。早在1925年11月,他就代表廈門學聯到廣州參加兩廣地區大學生代表會。其間,經楊善集和羅明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1926年2月,入學才一個月的羅揚才就在廈門大學成立黨支部并擔任書記。5月,由他領導的廈門學聯成立。

    1926年10月,北伐軍入閩西挺進閩南。消息傳來,廈門工人極為振奮。在羅揚才的領導下,從影響最大的電廠工人罷工開始,拉開了聲勢浩大的“罷山罷?!倍窢?,為大革命時期廈門工人運動之先聲。11月,北伐軍東路軍攻占漳州,廈門工友聯歡會以及所屬各行業工會立即轉為公開活動,在羅揚才的領導下,掀起規模宏大的“二五加薪”斗爭。

    1927年1月,廈門市總工會成立,羅揚才出任第一任委員長。同月,中共廈門市委和閩南特委成立,羅揚才出任廈門市委組織部部長和閩南特委委員。這些活動都是以他的學生身份為掩護。

    “睜著眼睛看不懂”

    魯迅對于廈大學生的革命行動是支持的。他在《兩地書》里寫道:“學生對我尤好,有幾個本地人,甚至于星期六不回家,預備星期日我若往市上去玩,他們好同去作翻譯?!?/p>

    初到廈大時,魯迅發現學生中雖有不少參加了革命組織,但顯然缺乏革命斗爭經驗。他在給許廣平的信中寫道:“本校學生中,民黨不過三十左右,其中不少是新加入者,昨夜開會,我覺得他們都沒有歷練,不深沉,連設法取得學生會以供我用的事情都不知道……開一回會,空嚷一通,徒令當局者因此注意,那夜反民黨的職員就在門外竊聽?!彼闶菍Ξ敃r學生缺乏革命斗爭經驗而提出的一個忠告。

    魯迅是新文化運動的主將,歷來反對學生死讀書,主張學生應根據社會形勢發展要求承擔一些社會任務。當時的集美學校校長葉淵則對學生參與社會活動持反對態度。1926年10月,葉淵在《集美學校周刊》刊登了一則啟事:禁止集美學校學生入國民黨、共產黨、?;庶h、安福系、研究系、國家主義派,主張“政教分離,學校對于政治,必須絕對中立”。

    1926年11月,葉淵曾邀請魯迅到集美學校演講。魯迅接到邀請后,問林語堂葉淵辦學的方法如何。林語堂回答:“他辦學很嚴謹,不喜歡學生有什么活動?!濒斞嘎牶蟊硎静蝗チ?,后來由于羅揚才的盛情邀請,才決定前往。11月27日下午,魯迅在林語堂的陪同下,來到集美學校大禮堂對2000余名師生作了題為《生活的意義與價值》的演講。

    他的演講穩重而和緩:“黑暗和暴力不可能永遠籠罩中國。中國社會在發展,正義與不正義是清楚的,那些聰明人睜著眼睛看不懂……我們青年要以浪漫態度,狠狠地反擊暴力,撲滅黑暗,中國一定走向光明世界?!?/p>

    演講中所蘊含的革命思想,對集美學校的青年學生產生了重要影響。羅揚才在向上級黨組織中共潮汕地委提出的報告中,曾多次提及魯迅在廈門的情況。

    倡建平民學校

    羅揚才在廈大讀書期間,還發起創辦一所平民學校,同樣得到了魯迅的支持。

    魯迅剛到廈大時,從旁聽生李淑美等人那里得知學校里的工友和周圍農民的孩子都沒有錢上學讀書,便提議創辦一所平民學校。1926年11月,這所平民學校便由羅揚才領頭的廈大學生自治會承辦起來了,設在廈大同安樓的一間大教室里,共招收窮苦的工農子弟43人,分為兩組,第一組23人,第二組20人。

    每天晚上六時半到七時半上課一小時,平民學校的老師由廈大教育系的學生和廈大附小的老師兼任,設有國文、常識、尺牘、珠算等課程。羅揚才教常識課,時間為星期六。12月12日,平民學校在廈大群賢樓大禮堂召開成立大會,魯迅應邀赴會演講。

    他鼓勵那些孩子說:“你們因為窮苦,所以失學,所以須到這樣的學校來讀書。但是,你們窮的是金錢,而不是聰明與智慧。你們平民的子弟一樣是聰明的,你們平民的子弟一樣是有智慧的。你們能夠下決心,你們能夠奮斗,一定會成功,有光明的前途?!?/p>

    掀起挽留運動

    魯迅在廈大的時光并不愉快。1926年11月11日,他收到了中山大學的聘書,因此最終下決心離開。12月30日,正式向廈門大學提出辭職書。

    他辭職的消息傳開后,廈大學生立即掀起一場挽留運動。當羅揚才等人發現魯迅“去志彌堅”后,于1927年1月4日下午三時召開全體學生送別魯迅先生大會。魯迅在會上說:“不久以前我在北京,有人罵我是學匪,不但是罵,還要通緝。我著實不敢擔保:今后不會有人還要加我以小偷的罪名?!睍?,大家合影留念。之后,羅揚才、杜煌等部分同學再同魯迅合影一幀,題為“魯迅先生廈島留別”。

    1月6日晚上,廈大學生在群賢樓二樓開茶話會,再次挽留魯迅,但魯迅去意已決。學生認為是學校當局容不得魯迅,尤其是劉樹杞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于是發起“驅劉”運動。當時《申報·教育消息》對此報道:廈大教授魯迅辭職,日內赴粵中山大學。六日學生開會挽留,同時一部分學生有驅理科主任劉樹杞運動。

    1月7日清晨,群賢樓下的布告欄貼滿“打倒劉樹杞,重建新廈大”的標語。廈大學生會總委員會召開全體學生大會,一致通過“驅劉”決議。大會推舉羅揚才等9人組成“驅劉”執行委員會,向校長提出請愿書?!渡陥蟆そ逃ⅰ穼Υ藞蟮溃簭B大學生七日晨向校長林文慶提解劉樹杞職要求,限十二時答復,將釀罷課。

    1月8日,校長林文慶宣布:劉已自動辭去各職,挽留無效。1月17日,劉樹杞離開廈門前往上海,罷課風潮暫告一段落。

    兩種“告別”方式

    1927年1月8日,魯迅在離開廈門前夕,應廈門中山中學國文教員謝玉生的邀請,來到中山中學發表題為《革命可以在后方,但不要忘了前線》的演講。這是魯迅在廈門的最后一場演講。

    演講鼓勵學生把從書本里得來的知識作為革命武器,與舊習慣、舊思想、舊制度作斗爭。他說:“你們很平靜地生活在這里,這是后方,沒有炮火。但是,你們在這后方,也可以從事革命工作。你們應該把從中山先生書里得來的道理,把從其他進步書里得來的知識,當作革命武器,向著一切舊習慣、一切舊思想、一切人吃人的舊制度,猛烈開火!你們尤其不可忘記:革命是在前線。要效法孫中山先生,因為他常常站在革命的前線,走在革命最前頭?!?/p>

    1月15日午飯后,包括羅揚才在內的5位學生、5位工友一起護送魯迅上了蘇州號輪船。1月16日,魯迅離開了廈門,但他的革命工作并未停止。正如他在廈門中山中學演講結束時所說的,“我到中山大學去,不止是為了教書,也是為了革命。為了要做‘更有益于社會’的工作”。

    魯迅離開后,廈門的革命形勢波譎云詭。4月9日,國民黨右派勢力發動“四·九”廈門事變,解散了廈門市總工會、學生聯合會等革命團體,逮捕了羅揚才等人。5月10日,羅揚才等人被押往福州囚禁;6月2日,被秘密殺害。

    羅揚才與魯迅交往的時間雖然短暫,但魯迅的革命精神顯然對青年羅揚才產生了深刻的影響。羅揚才不僅把魯迅視為自己的師長,更把他看成是同志和戰友。兩人的交往,不僅增加了魯迅對中國共產黨的了解和認同,密切了魯迅與黨的聯系,也使得廈大校園里的革命活動方向更加明確。

    作為學生的羅揚才在廈大求學時間并不長,但他是廈門地區的第一名共產黨員,福建省的第一名黨支部書記,也是福建省的第一位烈士。中共六大召開期間編撰的《革命烈士傳記》專門提到了羅揚才,稱他為“學生領袖”和“工人領袖”。作為革命者的羅揚才,他的英雄事跡早已成為福建革命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作者:董立功)

    原文鏈接:https://fjrb.fjdaily.com/pc/con/202207/19/content_198198.html



     地址:廈門集美學村(廈門市集美區銀江路185號)  郵編:361021  閩 ICP 備09004614號  閩公網安備 35021102000019號

    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欧美大白屁股BBBXX,精品人妻中文字幕专区在线视频
  • <td id="o2oqo"><noscript id="o2oqo"></noscript></t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